暑,東南部,上午下了雨,天陰,沙灘還是濕的。

早七八點,和標兵隊的學長同學,往目的地走著,沙灘行走,著短褲拖鞋,裸上身或穿內衣,驕傲展現青春精壯,有時嬉鬧有時無語;遇到個丹寧短褲,長髮漂亮女生,大家很開心,沒有停下腳步。

十點左右,雲還是多,但漸漸明亮,沙灘開始乾了點,一旁馬路上幾乎都沒遇到人車,經過了一段的大石,有的有二樓那麼高,穿梭前進。

一天如何就過了一半,下午在路邊轉運站,身材矮小的學長說有事先離開,晚點再去高雄與我們會合;


【離開北部後,城鎮景象好像都差不多,農地包圍矮房,斷續不連貫的路邊房子,晚上七八點,收的收關的關,零星燈光沒幾間】

車上經過城鎮,[這間店是做黑的,是茶店間]學長手比著,他在這鎮長大。學長們剛畢業了,這次大家一起出來走走,車 行進間 陸陸續續,人 一個個 告別離開,就像明天訓練還會遇到一樣簡單招呼。

夜車,獨自坐著,應該是往北部,大家明明知道不會在相見了,為何還要輕鬆告別,身材矮小的學長也不會在高雄會合了,夜車還是開著,往我熟悉陌生的台北城。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012~13
妄想,卻有片段不可思議的熟悉,
我認真思考好陣子,是不是真有這件事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mida 的頭像
damida

DAMIDA

dam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